金沙手机网址 > 中小学教育 > 翟崇碧和她的高福利,幼园至大学生全无需付费

原标题:翟崇碧和她的高福利,幼园至大学生全无需付费

浏览次数:166 时间:2019-10-18

  横山村是石排一个经济实力中等偏下的村落。1995年,该村由村小学和一名教师联合发起,以村委会名义筹资40多万元本金,设立了一个“横山教育基金”。基金每年依靠从银行所得的5万多元利息,给全村学生发放教育补贴。

从幼儿园到博士,实施长达25年的免费教育。广东东莞石排镇一石激起千层浪,被称为“中国最牛教育强镇”。

  该村村委会主任王桥发说,横山教育基金每年所得利息中,60%用于补助在读的横山户籍的高中生、大学生,30%用于奖励优秀师生,剩下的10%用于每年补助村里10名贫困学生。2003年起,该村每年还把10多万元的扶贫资金投放到了户籍学生的教育当中。

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5月12日来到东莞石排镇,他说,“政府推进免费教育的钱来自税收,用群众的钱帮扶贫困者读书是非常合理的。”

  也就是说,在2008年石排镇计划实行25年免费教育前,横山村已经实行了某种形式的免费教育。值得注意的是,近些年随着学生人数不断增多,加上物价上涨,该村的教育基金补助逐渐显得捉襟见肘。

其实,早在2009年9月,石排镇的燕窝村已率先落实此措施,给本村的64名大学生发放了32万元的补贴金。

  全镇层面的免费教育政策,让这些民间教育基金重新看到了希望。

如今,石排全镇开始全面实施这一超前的教育举措。

  翟崇碧说,实行免费教育,就是在探索一种新的户籍人口福利分红模式,即将村组利润转化为推进教育、医疗、养老等基本公共服务事业的均等化。

不止是教育,在城市品质、产业经济、文化事业、市民素质、民生福利、党的建设等方面,石排镇开始了一个中国式的“中国镇”的经济转型探索。

  溢出的“名片效应”

这个富庶的现代滨江工业城镇,希望通过“中国镇”理想,为中国提供一个开启高福利时代的发展样本。

  就在当年,在一项由民间机构发起的、有东莞28个镇街参与的公共文明指数交叉测评中,石排名列榜首。2010年春节,网民又给石排送上了一个美誉:“中国最牛教育强镇”。

4.2万户籍居民的免费教育

  顺利迈出高中免费第一步后,一直少被外界关注的石排迅速吸引了社会各界的目光。一名在市区中学就读的石排籍学生曾自豪地对媒体说:“政府掏钱免费供我们读书,同班同学很羡慕我,连老师也赞叹‘石排镇很有远见’。”

石排镇下沙村的邓晓霞就读于东莞实验中学,还有两个多月就要参加高考了,今年开学没多久,就领回了这个学期免费教育补助金1500元。事实上,2008年9月是石排镇实行高中免费教育的第一年,从那开始,邓晓霞和班里的另外4位石排籍同学就对镇里实施的这项免费教育政策感到满意。

  免费教育政策给石排的教育、民生和社会知名度带来了积极的化学效应。首先,在教育上,一个最直观的变化是,学生的读书热情被全面激活。以初中毕业生升学为例,2009年,全镇升学率从2005年的94%提高到了98.3%,排名由原来的全市第15位,攀升至全市第一。

据了解,今年石排财政将拿出1000多万元用于从幼儿园到大学的免费教育。届时,拥有石排镇户籍的全日制大专生、本科生、硕士生、博士生每年可分别领到4000元、6000元、8000元、10000元的教育补贴,这使得石排的免费教育从国家规定的9年一下延长到25年。

  其次,民众的幸福指数迅速提升。石排户籍受到追捧,“25年免费教育”受到当地干部群众一致欢迎。

“石排模式”在全国的免费教育中尚属首例。据统计,2008年至2009年,石排镇用于幼儿园到高中阶段免费教育的资金达702万元。

  此外,“免费教育”还成了石排形象的组成部分,石排的美誉度、知名度迅速提升,为其对外招才引智、推进产业升级和经济发展起到了极大的促进作用。翟崇碧说:“以前,石排出去招人很辛苦,连政府机关招人都少人问津,连个本科都招不到,清华、北大的更不可能。现在,每年可引进大学生100人以上,政府机关全是本科生,其中不乏清华、北大毕业生。”

当然在邓晓霞和其同学看来,每个学期1500元的免费教育补助对于富庶的东莞大部分本地家庭来说,也许并不重要,但这能说明政府对教育的重视程度。

  这一切,给石排按计划启动第2步免费教育政策注入了信心。此时,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石排全镇可支配收入财政收入减少至3.56亿元,较上一年下降了23.4%。全镇12项财政预算支出中,超过大半项目投入呈负增长,但在教育方面的投入仍旧高达8962万元,同比增长3.42%

石排有多大的财力来支撑长达25年的免费教育?石排镇每年的可支配财政收入也就5亿元左右,相比珠三角其他可支配财政收入动辄超过10个亿的镇来说,石排并不富裕。

  2009年8月29日上午9时30分,石排天星宝宝幼儿园5岁学生李圳锋从翟崇碧手中接过新学期的1500元教育补贴金。这次的免费教育政策,惠及户籍人口的幼儿园教育,补贴标准同样是每名学生每年3000元。至此,石排的免费教育已延长至15年,全镇1385名幼儿园在学生成了首批受益人,合计发放免费教育补助金约207万元。

石排的“中国镇”理想

  媒体的关注点已集中到了将要着手实施的第三步免费计划。当“东莞小镇25年免费教育”的消息被传开时,立即引起巨大关注。一段时间里,翟崇碧总是很忙,曾在一个小时内接受来自各方的几路媒体的集体采访。

这与东莞石排镇的“中国镇”理想关系密切。石排镇要打造一个集“中国文化、岭南特色、现代元素”为一体的“中国镇”。

  石排“出名”了,这个名出得好!

“提出打造‘中国镇’,并不是一时的心血来潮,而是石排镇未来发展的战略选择。其初衷,一是对珠三角城市化浪潮的反思,二是对农村城市化的转型思考。”石排镇镇委书记翟崇碧向 《中国经济周刊》 坦言。

  就在当年,在一项由民间机构发起的、有东莞28个镇街参与的公共文明指数交叉测评中,石排名列榜首。2010年春节,网民又给石排送上了一个美誉:“中国最牛教育强镇”。

在镇委书记翟崇碧看来,珠三角高速城市化无疑值得肯定,然而,随着一座座钢筋水泥浇铸的“灰色森林”拔地而起,中国自古所谓的“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的风俗已淹没殆尽,“千城一面”、风格雷同的城、镇泛滥成灾,而全球化发挥着强势文化“推土机”的功能,使多元的文化世界面临着被“推平”的危机,导致已经很难找到层次清晰、结构完整、布局生动、充满人性的城市文化形象。

  不宽裕的财政造就最富裕的教育

翟崇碧透露说,石排摒弃了“东方日内瓦”、“东方威尼斯”、“东方夏威夷”等以西方文化嫁接在中国城市土壤上的所谓城市特色。凸显岭南特色“中国镇”是希望以中国文化张扬城市个性、彰显城市特色。

  经测算,石排推行25年全免费教育,年实际资金投入约2000万元。“要花这笔钱,搞穿衣戴帽等形象工程也可以。最简单的,将石排大道两边的石头都换成花岗岩,就能把钱花完。拿出修一公里路的钱,就能保证每个户籍学生一年的学费,哪个更划算?”

事实上,免费教育等民生福利只是石排建设“中国镇”的一项内容。如果说单纯的高福利政策,其他富裕的中国镇区也可以复制,那么石排接下来打出的“组合拳”,别人就很难模仿。

  熟悉情况的人都知道,在东莞32个镇街中,石排的经济总量排名一直相对靠后。近几年,石排的可支配财政收入都在4亿元左右,与其他镇街动辄十几亿元相比,其财政并不宽裕。

“为何财神爷不能像圣诞老人一样”

  然而,就是从这个不宽裕的财政中,石排镇从2005年到2009年硬是累计挤出了超过3.17亿元,占同期全镇财政支出总额的18.9%。根据该镇今年的财政预算,教育投入还将超过9500万元,比上一年又增长了7.02%。

“中国镇”的确是一个听上去十分响亮的名称,但它终究只是一个概念,要想脱离空泛,真正成为城市发展的“导航仪”,还需要具体的产业来支撑。

  显然,石排是通过连续长效的财政投入一手创造了最富足的教育。

2008年,石排镇最终确定从6个板块来打造“中国镇”,包括城市品质、产业经济、文化事业、市民素质、民生福利、党建等。

  翟崇碧认为,要不要实行免费教育,只是一个分蛋糕的理念问题。经测算,石排推行25年全免费教育,年实际资金投入约2000万元。

对此,广东省社科院副院长李新家认为,石排镇可以搞出几个特色系列,如中国经典女装服饰系列、传统婚俗服饰系列、地方民俗文化系列、古村落旅游观光系列等,进一步丰富“中国镇”内涵。

  翟崇碧说:“要花这笔钱,搞穿衣戴帽等形象工程也可以。最简单的,将石排大道两边的石头都换成花岗岩,就能把钱花完。拿出修一公里路的钱,就能保证每个户籍学生一年的学费,哪个更划算?”

其实,翟崇碧对此谋划已久。他透露说,在石排镇,元宵节、盂兰节、重阳节、冬至等传统节日全部放假,通过假日促进消费。

  可见,石排是把免费教育视作重大的战略来投资的。这种战略投资,将给石排带来可观的回报。这一点,石排镇一级、村一级的见解是相同的。

“我们改革开放30年来跟西方学了很多东西,但是有一个东西我们还没有真正去学。西方的圣诞节有圣诞产业,连圣诞老人都产业化,连圣诞老人的帽子都产业化。我们没有一个节假日有产业,连最大的一个节日——春节都没有形成春节产业。”翟崇碧说:“我们的财神爷没有产业化,我们财神爷的帽子没有产业化。”

  因此,早在一年前,燕窝村就率先在石排落实免费大学教育,以村委会名义给村里的64名大学生发放了32万元的补贴金。

芬兰拉普兰德被认为是世界知名的圣诞老人小镇,传说每年圣诞老人就是从这里坐着雪橇腾空出发,为全世界的孩子送去圣诞礼物。

  一年后的今天,这一政策终于在全镇启动。这一次,补贴的对象覆盖了从本、专科到博士阶段的所有高等教育人群,补贴金额也提升至4000元至1万元不等。从幼儿园到博士25年全免费教育,这是多少人的梦想,如今,这个梦想在中国一个名叫东莞市石排镇的角落实现了。

每年圣诞节,全世界很多地区的人都飞往芬兰,希望到这个圣诞老人小镇去见到圣诞老人。

  而记者还了解到,为保证免费政策的可持续性,石排以党委、政府的名义就免费教育制度形成了文件,下一步还将通过人大决议将其制度化,其中关于镇、村、组三级责任如何分担都进行了具体明确。

“为什么我们的财神爷不能像圣诞老人一样呢?”翟崇碧说,作为东莞的文物重镇,将石排镇打造成一个知名的“财神小镇”,并最终实现“财神”的产业化。

  翟崇碧说:“(免费教育制度)谁也不敢取消,谁也不会取消。换你来做书记,你会取消这个制度吗?结果会怎样?谁也不会那么傻。”

翟崇碧说: “我们石排能否成为一个世界知名的财神爷小镇,以后谁想见到财神,都到石排财神镇来。”

  不是尾声:新莞人怎么办?

“中国镇”带来的变化,在石排初步显现。“石排从2005年到2008年,我们没有卖出一平方米土地,我们没有增加一分钱银行贷款,但是,我们镇可支配财政收入去年增长到4.53个亿,我们的国税收入增长了4个多亿,我们的GDP收入也增长了4个多亿。”翟崇碧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就在免费教育为石排带来知名度、美誉度的同时,质疑的声音也随之而来。其中,关于政策忽视新莞人的话题最为集中。

“我们石排的生活,幸福指数越来越高”, 5月9日早晨,在石排公园,几位来晨练的老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这几年,不但是经济发展,老百姓也得到了非常大的好处。养老保险、医疗保险落实了,读书不用钱,住房也解决了,坐公交也免费了。”

  面对质疑,翟崇碧并不觉得诧异。他说:“每个父母都有教育好自己子女的责任,当然也许会有教育好他人小孩的愿望。只是,有没有这个能力实现这个愿望呢?如果我现在说有,那是骗你的。”

“中国镇既是城市的形象品牌,更是这座城市各行各业蓬勃发展、保持持久竞争力的不竭动力,通过城市品牌打造品牌城市,是中国镇推动产业发展的一条最根本思路。”翟崇碧说。

  翟崇碧说,在石排的教育政策中,并没有忽略对新莞人的照顾。石排已经提出,每年将全镇30%的公办学位提供给在石排工作的优秀新莞人子女,以奖励和反馈他们为石排作出的贡献。这些新莞人子女将与石排本地户籍学生一样,在公办学校里享受真正的9年免费义务教育。

  “我敢说,在全国范围内,这一比例也是最高的。”翟崇碧说。(丘想明)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本文由金沙手机网址发布于中小学教育,转载请注明出处:翟崇碧和她的高福利,幼园至大学生全无需付费

关键词:

上一篇:学费上万,幼儿园课程收费一万五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