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手机网址 > 关于教育 > 高尔夫美少女,敲开美国大学之门

原标题:高尔夫美少女,敲开美国大学之门

浏览次数:148 时间:2019-10-07

图片 1徐乐 (资料图)

 

徐乐的高尔夫之路或许可以成为“样板”之一。

图片 2

在北京土生土长的高尔夫球手徐乐,是走进美国大学高尔夫校队的第一位中国女孩,她的成长道路可以给很多有着高尔夫梦想的中国青少年选手一个借鉴。久未露面的徐乐,5月份出现在中国女子高尔夫职业巡回赛(CLPGA)的赛场。连接两场比赛———人济挑战赛和北京明珠挑战赛,她都获得晋级,分别名列第44名和第41名,交出了一份不错的答卷。

肖薏(左一)和杜克大学校队队友

正在美国北卡阿帕拉契州立大学(AppalachianStateUniversity,简称ASU)读书的徐乐,现在正处于暑期休假中。8月份再开学,她将升入大三。在过去的两年内,作为ASU高尔夫校队的主力队员,徐乐获得了美国大学生高尔夫联赛(NCAA)的两站冠军。

  打高尔夫的路径指向并不意味着要做职业,很多青少年球员在转职业前选择了到美国读大学、打校队,留出更多时间考虑未来,他们的未来,不只有高尔夫。

留学(微博),不一样的精彩

  17岁就曾在欧巡赛中国公开赛晋级的韩韧,是第一位进入美国大学校队的中国内地青少年球员。2007年秋天,他靠着全奖进入印第安纳州立大学,参加NCAA大学联赛。四年的大学生活之后,他选择转职业,现在国内外赛场继续征战。在韩韧之后,有越来越多的青少年球员走进了美国大学。同时,对他们来说,高尔夫不是唯一,四年的学业,让他们除了职业球员还有更多的路可以走。

徐乐12岁时,受父亲徐小路影响接触高尔夫,曾获得多个全国青少年冠军,从小就是一个明星选手。但身形瘦弱、颇有“弱柳扶风”之姿的徐乐,在年满18岁后面临了一个难题:是专心读书还是继续打高尔夫?两者兼顾有时间分配上的困难,而专心朝职业选手的目标发展又似乎有点冒险。

  对此,美国橡树谷学院的院长于惠民深有体会。他1997年在美国南加州买下了橡树谷球场,十几年来接触到了很多热爱高尔夫的孩子。“他们在橡树谷练球、升大学、打校队,但这并不意味着一定要靠高尔夫职业吃饭。有些球员转职业后,成绩不算突出,压力很大,再重新就业也有好的机会。”像橡树谷的学院李恩慈(Alina Lee),佐治亚大学(University Of Georgia)毕业后,主攻法律,现在亚特兰大的一家法律事务所上班;Jeffrey Chen,则是圣母大学(Norte Dame University)高尔夫校队成员,本科毕业后他升入医学领域深造。

这曾是个让徐乐一家困惑很久的问题。2010年初,徐乐踏入美国阿帕拉契州立大学以后,这个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高尔夫对于更多的美国青少年球员来说,是兴趣,也是生活的一部分,但不一定禁锢着生活的全部。这一个观点,也正在被中国的青少年球员、家长接受着。

徐乐选的是传媒学,同时也是学校高尔夫球队的一员。每天,她上午9点到下午1点上课,下午2点开始与队友一起训练,晚上9点开始做功课,周末也常常被训练和比赛占据。徐乐开始了学习和高尔夫两不耽误的生活。

图片 3

美国大学的运动体系很健全,像徐乐的学校里有专门的运动员楼。运动员有很多“特权”:可以延后考试时间,有自己的车,有球队专用的健身房、电脑室、医务室等。运动员受了伤到学校的医务室可以优先治疗,不用排队。

肖薏(中)

在学习上,运动员学生也有特殊照顾:除了教练、授课老师之外,他们还有一个专门的导师协调运动员、教练以及老师之间的关系,在运动员学生的成绩没有达到最低限度时,导师可以暂停学生外出比赛,增加学习时间。

  肖薏,广州人 1993年9月22日出生

徐乐的导师MsKim,也是ASU大学的女子高尔夫球队、男子橄榄球队和男子篮球队所有队员的导师。在入学第一年,徐乐和其他的运动员新生都必须参加每周三小时的学习,每次把考试和作业成绩上报给导师,哪科有问题导师会帮忙约免费的家教补课,还会发给授课老师反馈表,来监督运动员学生的出勤和上课表现。这也是普通学生得不到的监督。

  2012年秋季进入美国杜克大学就读,(2012-2013年《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将杜克大学列为全美第8,世界第19。)

当然,运动员在功课之外还需要有大量的时间进行训练、比赛。在ASU车行5分钟内有三个球场和几个练习场。几乎每天下午,其他同学可以稍微休息放松一下的时候,徐乐她们就是在去球场练习或者比赛的路上。每周,她们还要进行三次体能训练,而体能教练是与网球队、曲棍球队共用的。

  成绩:曾入选国家队,2012年业巡赛北京站季军;2009年VOLVO中国青少年冠军赛A组冠军 

美国的大学高尔夫联赛体系很完善,NCAA分DivisionI、II、III等几个级别,徐乐所在的阿帕拉契州立大学属于DivisionI最高级别的比赛,面对的对手来自几十所不同的学校,竞争激烈。每年的3、4月份是NCAA的春季赛季,两个月共有六七场比赛,几乎每周都有。每到赛季,徐乐和队员们为了取得好成绩也会更辛苦地训练。今年3月,美国大学南部联盟的LowCountry高尔夫赛上,徐乐以74-73杆夺得个人冠军,她们球队也是团队冠军。为了备战比赛,她们每天下午1点半到晚上7点都在练球,远远超过了美国大学体育协会对运动员学生每天训练不能超过4小时的要求。

  身边的同学在收拾行囊准备回国过暑假时,肖薏留在了杜克上暑期课程,她希望自己在这四年里学两门专业,除了经济还想辅修统计。

未来,路越走越宽

  一年前,她被传统名校杜克大学录取,并成为大学高尔夫校队的一员,令人振奋。刚入大学时,肖薏被“学生运动员”的福利给镇住了:发了足够一年穿的耐克衣服、裤子、鞋子,还有免费测距仪,把它们扛回宿舍都是个体力活;如果有需要,会有人免费帮补课,还可以优先选课;每次去比赛,就等于“一个星期不带钱包出门”,一切都由校队承担。高尔夫校队有自己的赞助商,而主教练更像是经纪人的角色。

在美国的大学里,徐乐最大的感受是高尔夫不再是一个人的运动,她和球队里国籍不同、肤色各异的9位队友一起训练和比赛,大家是一个集体,团队荣誉感也更强。在比赛之余,她们还会一起去放松休息,这些都与国内的环境迥异。

  但同时,学生运动员也很辛苦:功课之外,每周一、三、五要下场打球,周二、四、六要去练习场练球、做体能训练,只有周日没训练。有次,肖薏从学校所在的北卡到美国西部去打比赛,一晚上的飞机回来马上就去上课,落下了一大堆课得慢慢补,没两天又要打资格赛,生活节奏快得有点儿吃不消! 

这种新环境也让徐乐激发出潜能。2010年5月,她到美国四个月之后,就改写了学校的历史,赢得了美国大学南部联盟冠军,成为AUS历史上第一个赢得女子高尔夫南部联盟冠军的学生。

  美国大学教育强度很大,想要拿到好成绩需要付出很多时间,肖薏每学期要修四门以上的课,再加上校队的训练、比赛,她所承担压力很大。她感慨自己来之前“想象得太天真了,要学业、球技兼顾很难。”而且,美国一流的很多职业球员都是从大学联赛里成长起来的,所以整体联赛的水平很高,打得好的球员很多,有时差1杆几十名,肖薏承担了很大的压力。她后半年打得不好,一共只打了一半比赛,但这无碍她的成长。

在ASU,徐乐选择传媒学专业的原因与高尔夫有关,“现阶段中国的高尔夫要普及,通过传媒是一个很好的方式。”

  去年秋季,杜克刚被评为“全美实力第一”之后的一场比赛,她们第一轮打得非常不好,教练很淡定:“这是大学比赛、团体比赛,即便是落后几十杆,我们还是有机会。这种情况我见得多了!”那场比赛,果然杜克后来追到了前面去,肖薏很受鼓舞,也知道了很多时候不能放弃。

接下来,再有两年时间读完大学之后,徐乐计划回国参加职业资格考试,转职业,同时继续在美国升读研(微博)究生,也打算在美国打一些高尔夫比赛的资格赛。

  这一年,肖薏躲在被子里哭过,跟爸妈通电话时哭过,因为春季假期时出去玩,没好好练球,结果之后好状态都丢了,打得糟糕,季后赛又将临近,有点着急。但她从来没有后悔过来杜克、来美国。

“在美国,感觉因为体制不同,有很大的自由空间,可以学球可以学习。”徐乐完全跨过了三年前面临的分岔路。由于专业课成绩也很好,也使徐乐面对未来有了多种选择。

  杜克也是她高中时希望进的理想大学。为了能进这个学校,她给校队教练写邮件,教练说得见一面,她就专程跑到美国。但因为肖薏之前在美国打的比赛少,没能拿到奖学金。

当时,她从国内的私立高中毕业,即将升入大学。去哪里读书,什么专业,高尔夫继续与否,这都是问题。而且,私立高中没有学籍,她不能参加国内的高考(微博),只能选择出国。徐乐考虑过去香港中文大学读历史,后来又去澳洲黄金海岸的高尔夫学院练球。一年之后,在国家队前心理教练劳拉的帮助下,她申请到美国北卡州的ASU大学,踏上了赴美的道路。

  肖薏觉得如果国内的小球员想到美国读大学、打校队,最有效的方法是在美国赛场出成绩。“一定要提前准备,如果想拿奖学金、进好学校,至少提前三年。如果能提前四五年来美国打比赛比较理想。像UCLA、USC、杜克等传统的实力球队会提前两年确定人选,所以在此之前要有上佳表现,准备得越充分、就越有机会。”今年秋天,肖薏在杜克还将多一个同胞队友:北京女孩刘钰,她2010年开始在美国AJGA青少年比赛,成绩斐然,也吸引了很多教练关注。

在美国,很少有人会质疑个子不高、身材瘦弱的徐乐能否成为职业选手。两个冠军的战绩,也让队友、教练都特别欣赏她。来自瑞典的队友KristinaBoo还半开玩笑地抱怨,“本来教练最喜欢我,你来了以后,他就最宠你,对我没以前那么好了。”

  肖薏觉得这一年最大的收获就是给了自己一个定位。“在一所名校跟优秀的人比,发现自己有很多的不足,然后同时自己身边的人也会激励我进一步完善自己。”对于未来,她不执著于一定要打高尔夫为职业,毕竟,“三年之后回变成什么样不太好说,因为感觉经常会有惊喜。这一年就改变了很多,大学生活很丰富。我觉得过好每一天的话,最后不会差吧。”如果不转职业,她有可能会进入一些比较有名的大公司,毕竟在杜克,机会非常多。

去年回国休暑假期间,徐乐还走上了“张连伟杯”青少年赛的赛场,以志愿者身份参与了赛事服务团队的工作,从签到处的工作人员到出发员、记分员,她也对赛事有了不一样的感受。

图片 4

今年的这个暑假,结束CLPGA的两站比赛,徐乐接下来将去东北的铁岭高尔夫球场参加一场深圳大运会高尔夫选拔赛,如果入选,就可以参加8月份深圳大运会的高尔夫赛事。(记者:楚鑫)

罗莹(左二)和队友

  罗莹,深圳人  1993年9月12日出生

  2012年秋季进入美国华盛顿大学就读,(建于1861年,美国西岸历史最悠久的公立大学。)

  成绩:曾入选国家队,2011年业余希望总决赛冠军;2012年业巡赛北京站冠军

  罗莹就读的华盛顿大学六月中旬开始放暑假,正常是放假到9月底,但因为她所在的高尔夫球队9月初还要去日本打“Toby杯”比赛,所以得提早回去。大一新人年,罗莹参加了13场美国大学联赛。今年5月底的NCAA总决赛,整个校队里只有她进了总决赛,只能算个人成绩。

  美国大学联赛共有3个分区,每区有24个队,前8名可以进总决赛;进不了总决赛的队伍里,排名在前两位的个人可以参加总决赛的个人赛。个人成绩里,罗莹排第8,前7名队员的队伍都进了,所以罗莹是排第一的个人,可以以个人身份参赛。罗莹的大学新生活算是有了一个圆满收尾。

  但回顾这一年,她对自己的表现并不满意。“几乎是最后几场才找回状态的,自己的水平没有很好地发挥,不过也学到了很多东西。刚开始时不太适应,教练并不会教给我们太多技术上的东西,花了很长时间琢磨;学习上也很紧张,最初没有办法把两个平衡好,后来才慢慢找到节奏。”平时罗莹上午上课,下午训练,她和肖薏一样,此前并没特意在美国多参加比赛。能升进这所大学,是另一位国内青少年球员刘逸凡]的牵线。当然,学习成绩也很重要,罗莹高中毕业后停了一年,专心考SAT和托福。

  刘逸凡比罗莹高一届,是华盛顿大学男子高尔夫校队成员,帮她介绍了教练。在邮件往来对罗莹有所了解后,教练专门飞到深圳观澜湖看她打球,看到一半就兴奋地跟她说:“来帮我打比赛吧”!但因为联系得太晚,教练手里的奖学金早已分配完,所以没能给罗莹奖学金。

  幸运的是,一个队友提早一学期毕业,她名下的1/3奖学金就归了表现不错的罗莹;明年另一个队友也会提早毕业,她的1/3也会分给罗莹。到大三,因为教练手里的奖学金已经派完,所以罗莹不会拿到奖学金,但到大四,三个有奖学金的队友会毕业,教练许诺将给她全额奖学金。

  大学校队有8个成员,但每场比赛只有5人参加,所以队内竞争激烈,罗莹每次参赛之前都要先通过选拔。平时训练完,晚上她要补课,学校有专门给运动员请的家教。

  虽然大一没有选专业,但罗莹早有想法要读商学院,商学院竞争很激烈,GPA(Grade Point Average,意思就是平均成绩分数)要求很高,所以她放在学习上的时间很多。美国大学里流传着一句话,学生运动员的生活有三部分:训练比赛、学习还有玩乐社交,但是每个人只能选两样。罗莹选了前两样,所以分到跟朋友玩的时间比较少。这一年来,她因为改“写作”课的论文,改到哭,“改了七八遍,自己觉得已经很好了,拿给教授看还是有一大堆要改的,出来的时候就哭了。”一年过去,罗莹承受力也大了。

  这一年她过得也挺开心,这从她其微信名“不能变成罗大胖,要开始好好减肥了”可以看出。“没想到自己可以去那么多地方,吃那么多好吃的。最出乎意料的是跟着校队去夏威夷比赛,以前想都没想过,”队友大部分是亚洲人,大家口味一致,在外比赛时,经常会去找合胃口的亚洲菜系,吃得很舒服。她盘算着等暑假回校,要带些“特别好吃的”香港元朗老婆饼给队友吃。

  今年2月,在加州的一场常规赛上,罗莹还遇到过肖薏一次。他乡遇故知,两个在国内赛场就相识的好朋友倍感亲切。总决赛时,罗莹则与代表了奥本大学校队的广西女孩运盈舟相逢了,奥本也是进入总决赛的校队之一。

  对于那些想到美国读书的小球员,罗莹给出了与肖薏一致的建议:提早到美国打AJGA的比赛,像刘钰那样,很多教练都会去看比赛,为了争取到好苗子,教练也会给奖学金。“同时,学习也不能落下,如果想去名牌大学,光是打球成绩是不行的。”

图片 5

肖佳艺

  肖佳艺,佛山人 1995年5月17日出生

  2013年秋季将进入美国乔治城大学就读,(成立于1789年,被认为是美国最好的25座大学之一,也被认为是全球天主教耶稣会大学中最好的。)

  成绩:国家青少年队队员,2012年业巡赛青岛站冠军

  虽然乔治城大学8月20日才开学,但肖佳艺计划着8月初就到美国去。她会先去佛罗里达的冠军门高尔夫学院练球,去年到美国打比赛时,好朋友刘钰给她介绍了那里的教练Andrew Park,训练效果不错,所以今年打算继续。

  9岁在父亲的影响下开始学球的肖佳艺,一直以来都把“到美国读大学、打校队”视为目标。为了这个目标,她2011年暑假开始到美国打AJGA的比赛,由于最开始没有参赛资格,她只能从每站比赛的赛前资格赛开始打起。第一次打资格赛没能打进,但后面两场她都在资格赛拿了冠军,随后获得了正赛。而通过在正赛上的表现,她得到了AJGA的积分,2012年夏天再到美国赛场,可以直接参加AJGA赛事。

  在美国打AJGA,肖佳艺觉得跟国内最不一样的是速度,只要有一两个洞慢了,裁判就会催得厉害,结果打完回去发现18洞的时间总共用了不到四个小时。

  由于在AJGA有成绩、有排名,2012年年初肖佳艺开始同美国各个大学的校队教练写邮件提交申请,申请里她提供了自己的SAT成绩以及在高尔夫赛事的成绩。在去年夏天,她打完迈阿密的比赛,也得到了一些学校的回应,像排名170多位的南伊利诺伊大学,表示可以给她全奖学金。但肖佳艺综合考虑之后,首选是乔治城大学,在跟校队教练邮件沟通的过程中,教练提到自己只收他亲眼看过的学生,而恰巧肖佳艺有一场比赛在马里兰打,与乔治城大学所在华盛顿DC市只有十几分钟车程。于是,她写了邮件给教练,希望他可以有时间来看比赛。

  结果,第一轮比赛,教练就到场了,看了肖佳艺的表现觉得满意,还带她去学校参观,并许诺每学年提供5000美元奖学金。

  有了教练的认可,接下来的事简单很多,肖佳艺今年三月底收到了乔治城大学录取通知书的电子版。

  对于未来的大学生活,肖佳艺充满了希望。

  她关注了肖薏的微博,提前了解情况,发现“挺累的,但是很充实”,“早上上课,下午练球,很忙,但肯定能学到很多东西”。

  到美国学习、比赛、生活,对于传统的中国学生来说可能一大关就是饮食。妈妈为了让肖佳艺到美国能吃到熟悉的食物,想教她煮饭,但肖佳艺有点儿犯懒。“也许泡面要带一些过去应急,其实都没什么关系啦,我抱着睡觉的娃娃是一定要带的,”言语中,肖佳艺偶尔会露出同龄人可爱的稚气,去年她在美国的高尔夫学院过了一段集体生活,觉得最不习惯的就是“大家都不午休,睡得特别晚。”“我熬不了夜,但可以起早,希望大学里分到一个作息时间一致的室友!”

  对于未来,肖佳艺觉得如果不做职业球员,她希望自己可以开一个球场,也因为这样她打算在大学里学商科。“我经常会梦见去打球,梦到的很多球洞都特别清晰,希望以后可以描述下来,做成一个球场。”动身去美国读书之前,肖佳艺一边在读预科为日后学业做铺垫,一边也在继续打国内的比赛,诸如业巡赛等。“比赛都是爸爸给背包,觉得以后能陪他的时间也少了,所以现在很珍惜!”

本文由金沙手机网址发布于关于教育,转载请注明出处:高尔夫美少女,敲开美国大学之门

关键词:

上一篇:中国虎妈有话说,子女教育方式大对决

下一篇:没有了